<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她在詩歌中虛構生活中脆弱的部分,虛構事物悲傷的完美。她不算身體寫作者,但她有敏銳的身體意識。她承認詩歌在世俗層面完全無用。

      (33) 點擊查看文字實錄
      1. 視頻
      2. 實錄
      3. 評論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騰訊空間 分享到百度貼吧
      • 媒體無法觸及詩歌的核心問題
      • 發展有聲讀物是詩歌未來的方向
      • 寫作中的沖動有別于生活中的沖動
      • 時代變動如此劇烈 詩歌不可能拒絕現實
      • 詩人和政治是若即若離的關系
      • 中國還未出現完全放開的女性寫作
      • 不想再熬夜喝酒的時候意識到自己老了
      • 開“白夜”是為了掙錢 不掙錢怎么寫作
      • 我在其他地方妥協 不用再寫作上妥協
      • 在寫作上不自信的人也可以成為大師
      • 把性別和寫作進行綁定是我最大困境
      • 詩歌在世俗層面是完全沒用的
      • 死亡是睡眠的拉長 我將平靜面對
      • 悲觀可以讓詩人把世界看得更透徹
      • 我在國外很難寫出詩歌作品
      • 我喜歡小孩 但是我已經下定決心不生了
      翟永明簡介
      1. 寫作只為少數人

        因為具體到寫作的情況,肯定就是說是一個非常私密的問題。那么在這種媒體的比較表淺的問題里面,實際上不太能夠觸及到。[詳細]

      2. 詩人“愛上”政治

        詩人可能不會說他想在政治上好像多少的被重視,但是因為詩人你必須反映你那個時代,以某種若即若離的方式。[詳細]

      3. 女權和女詩人

        我覺得還是很少有女性能夠做到完全放開在中國。因為國外他整體處于一個比較開放的社會,不僅僅是政治上。[詳細]

      野夫
      為真相而寫作

      梁鴻
      看不見的中國

      蘇童
      人性是個黑洞

      廉思
      從蟻族到工蜂

      [往期回顧]

      本期采訪/編導:
      于一爽

      攝像:
      馬賽/張琦

      剪輯:
      史輪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婷婷七月激情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