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號 外 總25期

      我從小到大就是個優等生,我特別聽老師的話、特別聽領導的話,我覺得已經這么委委屈屈地過了這么多年了,就一直按照傳統走吧,我不是個叛逆的人,一點都不叛逆。

      • 1我勸過父親 要跟國家以及體制和解
      • 2我音樂里的歇斯底里和缺乏安全感有關
      • 3我是一個愿意吃虧的人 強勢是逼出來的
      • 4父母從不贊美我 我特別渴望肯定

      核心提示:幸福大街樂隊主唱,作家吳虹飛2013年7月21日在其微博上,發表“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會,還有媽逼的建委”等過激言論,被北京警方拘留。日前已獲釋回家。作家、記者、歌手……多重身份的吳虹飛究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還是文藝女青年的真性情使然?

      這篇訪談是鳳凰網文化頻道于2012年父親節時對吳虹飛進行的采訪,她說,自己音樂中的歇斯底里,源自“極度缺乏安全感”,而這很大程度上來源于她的童年記憶,從小缺乏父愛的她,對父愛的渴望貫穿了整個童年。或許這篇從家庭、童年談起的對話,有助于你了解一個更加真實的吳虹飛。以下為對話實錄:

      從我出生那天起就沒有跟父親在一起

      鳳凰網文化:阿飛,我剛才才聽說,你走上搖滾這個道路,其實是跟父親有很大關系的,一般來說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音樂的影響,可能是父親給你一種專業上的影響,另外一種可能是說,你要反抗父權,這樣的一個作用之下,你去選擇這條道路,可不可以先講一下你比較特別的故事?

      吳虹飛:因為我從出生的那天起,我就沒有再跟父親在一起,當時父母是兩地分居,交通也很不發達,他跟我母親一年頂多見一面,也都是因為有探親假什么的,然后我從小就是不知道有被保護的感覺,我小時候是很怕出門的,因為所有的小男孩會堵在門口,準備打我。我覺得對我來講,可能從小就是一個非常驚恐的世界,我們在一個大的工廠里邊,是集體的一個工廠,是全民所有制的工廠,我們長大之后,工廠就會面臨改制,父母親都會下崗等等。我從小到大就是沒有安全感的一個人,我小的時候寫作文,寫的特別好的原因,我大概可能4、5歲開始,就開始給父親寫信,那個信一直寫到我將近14歲,每個月要寫一兩封信,來匯報今天母親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然后我今天又考試了,我最喜歡的就是考試,因為一考試就有內容了,說我今天數學考了多少分,因為我的成績非常好,特別愿意寫信,之后等我弟弟上學了,然后我的內容又豐富了,我得寫上我弟弟有多不好,然后來陪襯我。

      我自己會寫東西,自己待著,可能就是跟父親有很大的關系,因為我小時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父親回來跟我在一起,那么我寫詩或者是寫文章,或者是音樂,小時候我寫歌的時候都會想思念是多重要,但是我不好意思思念父親,因為古代的詩歌里邊,女人都不太思念父親,她們都思念老公,但是我又沒有老公。然后我經常會假托我在思想我的家鄉,就會經常的做很多移情。然后我還記得小的時候,有一天老師突然告訴我說,天上以后會有四個月亮,我當時嚇壞了,我覺得如果天上有四個月亮的時候,我父親還沒回來就得多絕望。

      鳳凰網文化:是什么時候意識到,你生命里面父親的角色,好像是稍微有一點缺失的,小孩子有意識的時候,比如說看到別的小朋友家里面爸爸媽媽,雖然只是分居兩地,但是可能看到別的孩子爸爸媽媽都陪在周圍,你是什么時候大概有這個意識的?

      吳虹飛:反正我母親是特別特別愛做回憶,她說我出生沒多久,然后我父親來看我,我那時候已經有記憶了,我沒到3歲,還不會說話,我就記得一個穿軍裝的男人,通常不是一個人來,他還有他的戰友,就是說朦朦朧朧的時候,我們都是用帳,因為有很多蚊子,南方人,所以就通過這個帳,我小時候就可以看到,有這么一個非常高大的人要來抱我,然后我知道他是對我沒有傷害的,我可能潛意識里就覺得,需要得到他的關注,然后我就會反抗他抱我,實際上是特別喜歡他來抱我,但是我很小就知道,通過反抗來引起家長的注意。然后我母親說,每次我父親走的時候,我自己就會自動的哭得很厲害,然后我當然就不相信了,我說我怎么會有這么懂事兒呢,但是我很小的時候會跟我弟弟爭寵,為了多引起父親的注意.

      鳳凰網文化:他是戰士?

      吳虹飛:當時應該是一個副連級的,他退伍之后,他還保持穿軍裝的習慣。

      鳳凰網文化:他每次回來的時候,大概是多長時間呢?

      吳虹飛:可能不到一個月,然后晚上我小時候聽力特別好,大概猜出來父親要來了,然后我就會問我媽媽,我說他是不是要來了,我媽媽說是。但是當時買火車票也特別不容易,,而且我們沒有電話,實際上只能靠通信,我媽媽也只能說大概的日期,但是我會提前很久,每天晚上豎著耳朵去聽,因為我父親沒有我們家的鑰匙,他會怕我們聽不見,他會跑到窗戶去叫我的名字,他每次來都是半夜,坐路過的火車,綠皮火車到我家,然后再窗戶后面喊我的名字,我就知道他回來了,所以我會特別注意的聽窗口。

      面對一個很在乎的人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鳳凰網文化:你記不記得父親回來之后,跟你有一些什么樣的交流,你覺得印象特別深刻的?

      吳虹飛:我和我父親我記得小的時候,幾乎沒什么可說的,我就覺得他在身邊就很好了,然后我最盼望的就是,等我媽想打我的時候,我希望我父親阻撓一下,這是我對他最大的期待。然后我還特別想讓他給我買裙子。我覺得我父親不愛說話,然后我母親就數落他,我們小的時候就只能聽大人說話,不可能在家里有發言的可能性,我的記憶里邊就記得我帶著我父親故意到外邊走一圈,讓小朋友看見,就不記得有很多事情,也沒有什么交流,一直到現在,我們的交流都很少。然后我記得可能有一個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14歲那年讀高中,我每次都回去住校,然后住校就是一年只回家兩趟,就是寒暑假,我回到家的時候,父母正在劇烈的吵架,我覺得我的心都要碎了,所有人的心都要碎了,然后我父親關了門就問我,他說我活著就是為了你,我想知道你們愛我嗎?

      鳳凰網文化:他自己直接說的是嗎?

      吳虹飛:對,因為我父親是個農民出身的戰士,他其他沒有受過教育,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為什么會用愛這個詞,這是我聽我家里人第一次用,因為它太文言文了,我當時就傻了,我覺得太書面語了,對我來講我根本承受不了,然后我就一句話都沒有說。我感覺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著自己生命里很重要的人的時候,我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我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么問,我覺得他可能真的很絕望吧。

      鳳凰網文化:一般我們的家庭里面,其實很少用愛這個詞。

      吳虹飛:從來不用,那也是我唯一的一次聽到,后來他也沒再跟我交流,我們從來不用,中國人不用的,尤其傳統一點的中國人,舊派一點的,所以我覺得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

      我勸過父親要跟國家以及體制和解

      鳳凰網文化:你會為父親感覺到有那么一天他不容易或者很委屈?

      吳虹飛:我會覺得他很委屈,因為小的時候我聽過我父親的夢魘,因為他經歷過戰爭,他的戰友戰死了很多,所以我小的時候我不理解他,我心想一個大男人為什么晚上會大喊大叫,我母親就會嘲笑我父親“你看他睡覺還大喊大叫”什么的,我也不懂。然后一直到前幾年,有一些軍人上訪,我父親可能也是其中之一,我作為一個媒體記者,我很想替我父親說一句話,我現在很大的一個愿望就是哪怕我給我父親做個口述、哪怕他能夠說出來他經歷了什么。然后我覺得我恰好是個文化方面的記者,恰好是個作家,或者寫書也好,或者寫音樂也好,但是我從來沒有去思考過和父親的關系,從來沒有替他做過一件事,他現在就是特別希望能得到國家的補償,我就會勸我父親,我說咱年紀都那么大了咱不要那錢行嗎,我來掙行嗎,但是我知道他不太甘心。

      鳳凰網文化:那剛才提到的這個賠償是因為負過傷還是什么?

      吳虹飛:不是,是因為他們軍官退伍之后是有級別的,地方可能要給他一些補貼,他還不是普通的戰士,所以他就覺得我是不是應該是一個什么級別的小干部,但他一直到現在都是一個普通人。他可能為了調動放棄了很多,因為調動很困難,所以他可能為了跟我們家在一起放棄了一些什么東西,結果我父母在一起他的后半生就一直是一個普通的工人,那么他跟他的同事不是很合得來,但是也沒有大的沖突,他只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也不是心放得特別寬的一個人。我還記得他和他的同事發生了沖突,然后他同事的兒子攔在路上可能對他有一些不禮貌,這個事情我是過了好幾年才知道,我當時一拍桌子我說誰弄的我一定要把他弄死,我就是這么一個態度,然后我弟弟就說不是啦不是啦,父親也有過失,我說我爹不會有過失的,就是這樣子。后來想想,我性格很急嘛,我就覺得我爸爸受了很多委屈,但他從來也沒說過,當然我覺得人不能那么小氣,包括我去勸他我們整個人跟我們國家和體制也是要和解的,要不您能怎么樣。

      鳳凰網文化:那你爸爸有沒有一些開心的時候呢?

      吳虹飛:我覺得我父親一輩子都不開心,我和我弟弟問過這個問題,我們倆也很少溝通,我們家人相互之間不太溝通,我跟我弟說爸爸怎么回事,他為什么老這樣那樣,老是不開心,我弟弟就說他是不是有抑郁癥。很時髦啊這個詞,我們都很難以相信。應該不會。

      我會把對父親的期待放到男朋友身上

      鳳凰網文化:你父親身上的哪一些品質你會比較欣賞?

      吳虹飛:他是一個老實人,他不占人便宜;他算比較正直;他很愛妥協,他還特別容易屈服。就是個苦寒的農村家庭出身,家里頭從小沒有父親的庇護,他很愛他的兄弟,他跟我母親之間的關系,相對我母親會強勢一些,我覺得他沒有對我有過任何的期望。我覺得我很詫異,在怎么為人處事,跟這個世界相處的事情上,我父親沒有給過我任何好的建議,怎么為人處事,這是我最想學的,有時候我會把父親的關系放到男朋友的關系上,我很希望我的男朋友照顧我,就是這樣。

      鳳凰網文化:你之后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搖滾,包括你的性格,是不是都跟這個有很大的關系?

      吳虹飛:有很大的關系,比方說我們做搖滾樂的時候,我當時很早以前是非常喜歡**,就是我第一此聽到**的時候,就知道他是非常憂郁的一個人,我覺得我父親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挺憂郁的,然后做什么事情都淡淡的,沒有特別激烈的感情。我覺得其實很多搖滾歌手,他們可能都跟童年的時候,缺乏家庭的關愛有關系,我覺得我可能太敏感了,再說我對旋律的感受,是從3、4歲就開始,比較早,但是從來沒有受過音樂的訓練,因為沒有機會。

      鳳凰網文化:你的這些作品有很多,還是有一部分是想讓父親聽到的?

      吳虹飛:沒有。

      我音樂里的歇斯底里和缺乏安全感有關

      鳳凰網文化:再說到另外一方面,阿飛其實很多人了解你,還是覺得你其實是一個,可能像一些作品的描寫,愛情包括看你的一些微博然后了解你,我想問的就是,可能你在尋找愛情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那種感覺,因為小時候覺得父愛的缺位,在挑男朋友方面,會更加的在意?

      吳虹飛:我沒有挑他們,很容易喜歡上那些看起來品格很好的、老實的、誠懇的,或者是有一定保護人能力的人,我就沒有喜歡過小男孩,還是希望他在各方面,經濟只是一個方面了,并不是希望他是有錢人,也從來不奢望,只是想他至少要養得起家,還是覺得沒有安全感,從小到大都是感覺好像自己的家破裂一樣,沒結婚之前就考慮離婚怎么辦,財產公正怎么做。

      鳳凰網文化:這是過度的不安全感。

      吳虹飛:對,音樂里邊有一些歇斯底里的、特別女性的、特別敏感的和脆弱的東西,也跟這個是有很大的關系。

      我是一個愿意吃虧的人 強勢是逼出來的

      鳳凰網文化:在我們外界看來,吳虹飛還是一個,就像你說的是一個伶牙俐齒的、挺厲害的一個角色,怎么想到被男性更強勢一些去主導你?

      吳虹飛:我是被逼成這樣的,比方說我帶一個搖滾樂隊,從最小的小場子開始做起,我一直也沒有介入到這個主流的搖滾圈里面去,就跟我父親很相像,我父親一直跟當地的生存環境一點關系都沒有的一個人,也怪我沒有能力。我不屬于八面玲瓏的人,我特別弱,我是一個特別愿意吃虧的人,包括在單位或者是跟房東的相處,或者跟所有人,跟朋友的相處,我一直認為讓步是比較好的方式。

      鳳凰網文化:你說自己是一個邊緣人?

      吳虹飛:還蠻邊緣的,我做的音樂也不是特別主流,寫的文章也不是大家說的關于愛情,我確實在談論愛本身,但是我談論的時候是從來不寫愛字的,就因為我父親跟我說了那一次,那個字把我嚇壞了,我在文章里從來不提這個字,也不提孤獨這兩個字,就是有意的避開的。

      我會按照父母的方式生活 全部質疑用音樂表達

      鳳凰網文化:你爸爸關心你的婚姻問題嗎?

      吳虹飛:他簡直就是,恨不得雙目垂淚,很多年了,他們覺得我是不是特別傷害他們。

      鳳凰網文化:一次一次的提是嗎?

      吳虹飛:對啊,我就覺得他們太奇怪了,我當時也教育他們,我說找男朋友比租房找房子還難,還教育他們,然后說你看要是我們倆不合適,結了婚還不得離婚啊,你看誰誰誰都離婚了,就舉了很多例子,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被說服過,然后我說你看要是像你們這樣整天吵架好嗎。

      鳳凰網文化:然后他們怎么回擊你的?

      吳虹飛:他們不聽的,聽不進去,他也不會跟你交流,我覺得他們是真心實意聽不進去,他們就一副認命的樣子。但我真的會,只要跟一個男孩戀愛,有苗頭,我就會立刻報告家里我現在在交男朋友。

      鳳凰網文化:他們就很高興?

      吳虹飛:對啊,實際上八字沒一撇呢,你會告訴他們我現在有男朋友了。

      鳳凰網文化:他們會認為婚姻給你帶來安全?

      吳虹飛:你覺得婚姻現在有那么重要么,我不太懂啊,現在大家都還結婚么?

      鳳凰網文化:但是父母可能會焦慮得更多,可能就成為他晚年的一個心結有時候,你會怎么看待這種特別傳統的觀念?

      吳虹飛:我會盡量地按照他們的方式去生活,因為我從小到大就是個優等生,我特別聽老師的話、特別聽領導的話我覺得已經這么委委屈屈地過了這么多年了,就一直按照傳統走吧,我不是個叛逆的人,一點都不太叛逆。我在音樂里邊已經實現了我對這個世界的質疑或者是不合作,或者是我對這個世界滿懷的熱情和特別沒有辦法表達的愛,已經可以了。所以說我在日常生活里邊,比如說我會做飯。

      父母從不贊美我 我特別渴望肯定

      鳳凰網文化:他們沒有贊美過你嗎?

      吳虹飛:沒有啊,所以我就覺得,我19歲那天,我媽媽稱贊了我一句,還是因為我穿了一條新裙子,包的身體緊緊的,我媽說怎么這么好看啊,然后我就覺得特別不好意思,就覺得太恐怖了,我媽夸我了,我就趕緊溜出門去了,完全不想跟她對話,覺得這個事兒太恐怖了。

      鳳凰網文化:你心里高興嗎?

      吳虹飛:不高興,我就覺得這事兒怎么那么恐怖,最后還被我寫到書里去了,就因為她夸過我,她都不夸我的,她說你怎么嘴巴老嘟出來啊,你這樣子老嘟出來嫁不出去,你怎么鼻子是塌的,你看你,你怎么不如別人家的聽話啊,這就是最傷害我的。

      鳳凰網文化:你長大以后,是不是特別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

      吳虹飛:可能是,比方說我的學習成績很好,我會特別想在老師面前表示,我真的很能干,很負責任,對你很好,我也希望你對我是一樣的好,然后我對我的朋友都有一種焦慮式的,我很愿意對我的朋友好,特別愿意她們對我好,特別愿意看到回報的一個人,特別希望能從鏡子里面,知道鏡子告訴皇后說,你長的很美,希望他們肯定我,所以我從小到大應該是屬于比較優秀的學生,然后在單位也是特別愿意希望別人知道我還算是不錯的人。

      鳳凰網文化:包括你的領導。

      吳虹飛:對,但是我不太會表現,心里是蠻希望他們認可我的,但實際上也不知道怎么表現,比方說我和領導從來不說話。

      我想用未來的孩子來彌補對父親的虧欠

      鳳凰網文化:還有你的父親有沒有對你說過一些他的秘密?

      吳虹飛:從來沒有。

      鳳凰網文化:他在你面前哭過嗎?

      吳虹飛:哭過。

      鳳凰網文化:因為什么事情?

      吳虹飛:因為母親傷害了他。

      鳳凰網文化:是當著你們全家面嗎?

      吳虹飛:沒有,只當著我的面。

      鳳凰網文化:就是你說的那件事情?

      吳虹飛:他哭過一到兩次。

      鳳凰網文化:你當時覺得很震驚也很難過?

      吳虹飛:因為我見不得男人哭,我的男朋友敢在我的面前哭一下,基本上就是分手,很兇悍,我就覺得你不可能比我軟弱,你保護不了我,我害怕這件事情,因為我是經常哭的,但是從來不在男朋友面前哭。

      鳳凰網文化:眼淚一定代表軟弱嗎?

      吳虹飛:可能是難過也不是軟弱,但是我們傳統觀念里面男人不哭的嘛。

      鳳凰網文化:還有就是你有沒有為父親感到,有一些事情是很遺憾的?

      吳虹飛:有啊,比方說我會覺得,我沒有給父親一個非常祥和的晚年,比方說我為什么不能夠,比方說他騎著自行車去醫院這個事情,我就特別受不了,我愿意他打車去,但是他不會,然后我又覺得,我不能在老家給他們買一個幾十萬的房子,我也覺得是特別遺憾,然后我還覺得。最大最大的遺憾就是,他作為一個對越戰爭的戰士,或者是一個副連級的人,他有那么多的想法,但是我不能替他去說,我不能夠到媒體上去說,我甚至也不能夠也沒有什么朋友可溝通,我們的感情和紐帶不那么(緊密)。但是我很多年來一直有一個想法,因為我知道中國傳統是隔代親,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和家里人的這種隔膜,我希望能夠通過下一代,比方說我有一個孩子,是不是他們的關系就會好很多,我就是這么想的,我覺得沒有什么比一個孩子更合適他們的禮物。很多人聽了我的想法,都覺得我特別自私,你怎么會拿孩子來做這種事情,利用他來彌補你們之間的這種落差什么的。

      鳳凰網文化:我下一個問題就是關于你的一個愿望,其實這是最大的一個愿望,就是未來用孩子來彌補?

      吳虹飛:反正我是覺得特別想對他們好一點,物質上我沒有什么,就是說感情上我覺得真的是緣分的問題。

      鳳凰網文化:如果你站在一個普通人的角度看你父親,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一個人來看的話,你會怎么去形容他,他在這個世界上,你覺得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吳虹飛:我覺得他對我來說特別像一座沉默的冰山,我不了解他,然后我知道他是一個,年輕的時候是一個憂郁的美少年,我覺得他不喜歡藝術,這點讓我特別詫異,我覺得他不喜歡世界上的很多東西,所以我覺得自己完全不了解我的父親。

      鳳凰網文化:如果你對父親能夠說一些話的話,你愿意跟他說什么呢?說一些心里話?

      吳虹飛:我會說我確實沒有辦法對你(好),算我欠你的,我想辦法結了婚生個孩子,他最大的愿望可能是希望我成個家,我會努力去做給他看。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嘉賓介紹

      吳虹飛

      幸福大街主唱,作家
      侗族,畢業于清華大學

      2013年7月21日吳虹飛在其微博上,發表“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會,還有媽逼的建委”等過激言論,被北京警方拘留,8月2日獲釋。

      婷婷七月激情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