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洞見》新書_活動頻道_鳳凰網

      《洞見》新書上市

      “洞見”是鳳凰網文化頻道下設的一個欄目,主推文化評論和訪談,本書即為該欄目的精選合集。 朱大可、許子東、馬小鹽、王曉漁、余世存、韓松落……51位作者的嬉笑怒罵;文學常道、社會鏡鑒、思想焰火、文藝癥候、審美歷程、世界經驗……69篇酷文的深入淺出;獨立思考,針砭時弊,洞穿光怪陸離的時代表象,窺見隱蔽而強大的現實規則,在這本書里,你將看到一個真實的文化中國。

      專題頭條

      朱大可:花千骨和于丹的時代 年輕人寧愿相信世界美好

      大眾文化其實是一盤好菜,以前不吃是因為它太賤了,現在是年輕一代要求文化產品解決他們的焦慮,讓他們覺得生活還有希望,所以《花千骨》、《煎餅俠》和于丹更受歡迎。

      09-29 09:26

      洞見分享會:來一場新新文化運動,新的魯迅就會產生嗎?

      有魯迅的時代不只有魯迅,這是魯迅能夠產生的前提。我們的時代不僅需要魯迅,更需要一場“新新文化運動”。若真如此,我們收獲的將不止一個“新魯迅”。

      09-29 09:12

      王曉漁:正能量充斥反而是負能量 有批評才會有希望

      專業批評應該一直有存在,文化批評的價值就是參與社會建設。全是正能量反而是一種負能量、沒希望,如果大家都在批評那就還是很有希望的,說明大家有期待。

      09-29 09:34

      馬小鹽:齊澤克的影評那么漂亮 中國一篇也沒有

      中國人不接受真正的文化批評,一個是編輯的問題,一個是大眾的問題。文化批評是手術刀,需要哲學理論、專業知識,好的點出來,壞的也要點出來,走極端不是批評。

      09-29 09:41

      [活動]沒有魯迅的時代,批評去往何處?

      這是一個沒有魯迅的時代,也沒有人能夠成為魯迅。可是我們真的不再需要“魯迅”了么?新的時代背景下,專業批評家們將通過何種方式來掌握時代精神?如何重拾批評家的尊嚴?沒有魯迅的時代,批評又該去往何處?9月26日,朱大可,王曉漁,馬小鹽,三位批評家與您相約上海季風書園,一起談談我們時代的文化批評。

      09-24 10:30

      [書訊]《洞見》:不鬧革命的文化批評

      《洞見》希望能夠給大家呈現的面向,借巴金的話說就是“眾聲喧嘩”。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個偉大的聲音,而是我們自己的聲音,文化批評最大的意義,就是讓各種聲音眾聲喧嘩,公眾能夠自己進行自由選擇和判斷。我們所思所言的疆界,有時代表著我們自由的疆界、生命尊嚴的疆界。

      09-14 18:43

      [書評]王路評《洞見》:當行的文化批評

      《洞見》這本書沒有叫“文藝批評”,而叫“文化批評”。它不走狹隘的文藝路線,而將視野放大到涉及文化的各個領域,方方面面。我十分欣賞《洞見》的一點,就是鳳凰文化請了每個領域里浸淫既久的人聊各自領域的事。這里面既有早已成名的,也有初嶄露頭角的。鳳凰文化既不唯資歷是論,又不排斥資歷,一切以是否有見地、能洞察入微為鵠的。這就是它高出朋友圈里成天刷屏的外行批評的地方。

      09-14 13:49

      [書摘]朱大可:當代中國離文化繁榮有多遠?

      中國的儒家文化雖然曾經相當強大,其蔓延面在空間上仍然有限,中國要在文化上擊破美國文化的壟斷,成為一個在世界范圍內被普遍模仿的文化大國,路途還十分遙遠。與此同時必須要根除文藝現狀中的病癥,并就“文藝復興”與“新文化”兩條道路做出認真的研判和選擇。

      10-21 17:56

      [書摘]許子東:“士人”高倉健喚起中國人的道德舊夢

      中國人懷念高倉健超越了狹隘的民族主義,顯現了中日關系中長久穩定的一面。高倉健帶給中國人更多的是對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好“新時期”的懷念。而張藝謀回憶高倉健“士之德操”引發熱議,則讓人看到了久違的“克己復禮”,也代表了國人對道德現狀的不滿和對君子式道德精神的共同懷念。

      11-26 10:20

      [書摘]重估海子:天才的“未完成式”與后來者的退卻

      作為一個曾經熱愛過海子,熱愛過海子寫下的麥子、土地、風的80后詩人張杭表示:某種程度上,海子是單一的天才,開啟了現代漢語音樂性的真正自覺,繁衍著一個因個人化而無限豐富的語調和音樂世界。而如何超越海子,這件事還沒有完成。

      03-26 08:30

      [書摘]于丹式“心靈雞湯”考:中國特色普世價值

      抒情、道德化、自我感動的于丹式“心靈雞湯”大行其道,與當下公共生活和文化產品受到嚴格過濾有關。“心靈雞湯”已成為中國特色的普世價值,其核心是鼓勵個人不要介入公共生活,并使得個人與權力保持順從和潤滑的關系。

      02-28 09:22

      [書摘]批評柴靜的尺度:中國特色的道德指控何時休?

      沉寂許久的柴靜推出霧霾調查紀錄片《穹頂之下》,一時間播放驚人。與此同時,網上掀起有關柴靜此舉動機和私德的討論更是鋪天蓋地,柴靜再次陷入輿論漩渦。面對公共議題,中國人通常并不就事論事,而是一貫對別人進行道德評判甚至人身攻擊,這種毫無理性可言的輿論霧霾和言論痛毆,其實是中國特有的階級斗爭遺毒和病態話語污染。

      03-03 16:53

      [書摘]韓寒與郭敬明:時代寵兒的兩張臉

      在人們談論他們相異性的同時,恰恰忘掉的是他們的同一性:他們是時代的寵兒,是這個半威權半消費社會,三十余年來同一個經濟之軀上并蒂蓮般盛放的兩張臉。

      07-28 16:29

      [書摘]再見竇唯,我們都活著轉了世

      無論憐憫還是幸災樂禍的人,都同時一起被時間改變著。在這個資本收買一切的環境里,老炮們幾乎無一不在大眾文化的浪潮中參與著演出,他們都偽裝起憤怒,與時代共謀,因為真正憤怒者是不上臺面的。而竇唯是選擇不動心的精神生活服膺者,他當然不符合大眾娛樂化、快樂化、可量化的標準,大眾是害怕做成功學意義上的失敗者的。也許在對竇唯的長吁短嘆中,看到的是我們自己無法選擇的人生。

      04-25 13:48

      [書摘]文青的李健,還是大眾的李健?

      文藝加理工的優良素養、直男的美好生活、空靈的歌聲和天生的幽默感,加上親切俊秀的顏值是李健得以走紅的原因,既滿足了女性審美,也不會招來男性的嫉妒。比賽中的李健如同山珍海味間的一道清淡小菜,開胃爽口。只是長食無趣也不可能成為主食,李健音樂的優點恰恰也是他的缺點,更無法就此真正使小眾民謠變成大眾所愛。當李健成為大眾偶像時,也就再也無法適用于小資和文藝青年們彰顯獨特品味、區別主流審美的本質需求了。

      03-30 17:10

      [書摘]廣場舞與公民文化:“公民自治”是個好東西

      http://www.q7987.com/insight/special/guangchangwu/

      11-08 09:33

      [書摘]中國兩性浮世繪:女敬錢 男敬色?

      中國的兩性關系之中有一條隱秘的規則,即女人只敬男人的錢,男人只敬女人的色,社會對男性的主要訴求是以權力和金錢為硬標桿的成功,男人在家庭中往往既是暴君,又是拒絕長大的孩子,講究形象美的“暖男”只是軟弱的代名詞;對女人的要求則無比純粹:你的美要配的上他的錢,“女強人”就像變性人一樣被中國價值觀唾棄。美麗一旦成了消費品,男人在供需市場上就占有絕對優勢。

      08-30 10:51

      高清圖集

      自媒體時代,眾聲喧嘩觀點爆炸,每個人都可以在公共平臺上表達自己的態度,多元化的思路、吐槽式的快感、輕飄飄的寫作不僅滿足了個體宣泄的欲望,也似乎完成甚至大大超出了傳統批評的功能與影響力。我們好像已經不需要批評家來振臂高呼、揮劍所指了。何況在權力與資本共同把持的環境里,知識分子常常顯得游離和可疑,更使得所謂的專業批評變得虛弱與蒼白,只得在尷尬的夾縫中生存。[詳細]

      視頻新聞

      最新報道

      《洞見》希望能夠給大家呈現的面向,借巴金的話說就是“眾聲喧嘩”。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個偉大的聲音,而是我們自己的聲音,文化批評最大的意義,就是讓各種聲音眾聲喧嘩,公眾能夠自己進行自由選擇和判斷。我們所思所言的疆界,有時代表著我們自由的疆界、生命尊嚴的疆界。

      09-14 18:43

      《洞見》這本書沒有叫“文藝批評”,而叫“文化批評”。它不走狹隘的文藝路線,而將視野放大到涉及文化的各個領域,方方面面。

      09-14 13:49

      鳳凰文化名人訪談集結成書,攜手陳丹青、野夫、齊邦媛、蔣方舟等各界文化精英集體發聲。既有對歷史史料的還原,又有對社會改革的冷峻思辨;既有對時代發展的急切呼喊,又有對當下急劇發展的憂慮和擔心。他們以睿智的文字為時代把脈,用尖銳的思想為中國吶喊!

      05-13 16:10

      文化在這個時代變成了一個尷尬的詞匯。文化總還是要做,也總得有人來做,既然時代嘈雜、文化泛濫,倒不如就著這噪雜發聲,借著那泛濫開拓,千行百業閑雜人等皆亮相于眾目睽睽之下,知無不言地絮叨一番各自的愁思苦感憂時傷懷,對錯優劣交給諸位看官品評。后人翻檢總逃不開“年代”的底色,姑且美其名曰“我們年代的心靈史”。發聲與言說的本身即是一種姿態:不甘沉默,有可奉告。

      07-16 09:45

      ?
      掃描關注鳳凰文化

      掃描關注鳳凰文化

      時代文化觀察者

      婷婷七月激情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