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老嗓子

      歌詞改編/王錚亮  歐陽江河   曲/王錚亮

      老嗓子
      老嗓子
      嬰兒在黃土地上熟睡
      雙親的心一唱就碎
      渭水把欣悅流進淚水

      終南山
      終南山
      一杯茶在山頂等你千年
      明月當空
      眾樹歌唱
      王維卻沉默無言

      膝蓋的老嗓子跪地不起
      黃金的老嗓子一貧如洗
      身鐵的老嗓子火樹銀花
      狂吼的老嗓子走石飛沙

      謝帝和老錢誰唱也聽不見
      草堂和白夜誰離烏托邦更遠
      古人和今人誰的靈魂更孤獨
      成都再怎么唱也不是古長安

      寬巷子
      窄巷子
      有人說家是出發的地方
      眾鳥銜去的老嗓子飛在天上
      而鑰匙鎖不住的是誰的心
      鑰匙鎖不住的是你的初心

      最萌男神詩人:歐陽江河

      大眾對詩人的想象,恐怕還停留在:高呼時運不濟、命運多舛的王勃,茅屋被熊孩子拆了,邊追邊哭的杜甫,一生屢遭貶謫的蘇東坡等苦大仇深的身份印象。“詩人”這個詞在國人眼中,似乎與“陷入憂郁”、“生活困窘”、“日常失敗”和“郁郁不得志”等形容詞關聯在一起。當代詩人中,海子的自殺和顧城的悲劇,更加劇了人們這一刻板印象。

      然而當代中國詩人的真實生活現狀究竟如何?今天要引出的這位極有分量的中國大詩人,跟前面的一切形容詞都毫不相干,他學識淵博、事業成功、光環眾多,在世俗層面是很多人眼中的“人生贏家”,他的存在與人們對詩人的固有想象形成極大反差,他是當代詩壇極具影響力、口碑、人緣的詩人歐陽江河。

      歐陽江河1956年出生于四川瀘州,在成都長大,早年入伍,之后又去美國和德國游學,蕭蕭班馬鳴,一去就是五年。早年以代表作《懸棺》《手槍》《玻璃工廠》等詩作聞名江湖,與張棗、翟永明、柏樺、鐘鳴被稱為80年代詩壇巴蜀“五君子”。隨后,他做演出策劃、寫書法、做評論,暫別詩壇10年。1998至2008十年間,他稱自己只寫了十首詩。2009年再提筆,便包攬了2010年第9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度詩人,2015年兩岸音樂詩會桂冠詩人和2016年第14屆華語文學傳媒盛典“年度杰出作家”。

      拋去這些blingbling的桂冠,他還以心直口快和真性情聞名詩壇。對于曾經風靡一時的汪國真詩歌,他直斥其為“假詩!”——對當代詩歌的唯一作用就是阻礙;當他讀到張棗的《何人斯》、《鏡中》時,脫口贊嘆:“天才!天才!”;對后輩的90后詩人也非常愛護,稱贊他們創造了自己的語言模式;但當有媒體就人工智能機器人少女“小冰”出版詩集一事,采訪到他時,他辛辣點評“沒人味兒”,預言其“永遠成不了原創性意義上的偉大詩人”。溫暖、熱情又直言不諱,歐陽江河就是這樣一位率真詩人。

      已過六十的歐陽江河,精氣神仍如少年。詩人王家新在《我的八十年代》里回憶,歐陽江河一直是一個充滿了精力的人,半夜所有人都困的不行了,他卻在煙盒上寫詩。現在的他,依舊精力旺盛身兼數職,不僅是北師大的駐校詩人、研究生導師,還有各種出訪交流,學術研討,朗誦會,詩歌聚會,更要抽出時間沉浸寫作、享受書法。他說自己享受長時間的連續創作,“我經常遠距離飛行,飛機上持續的十來個小時全部拿來創作,我可以一點都不睡,一點都不吃。” 這異于常人的精力,來自于歐陽江河的一顆童心。

      帶著這顆童心,歐陽江河被“騙”進了《穿過大半個中國》的人NO文ZUO創NO作DIE之旅——全然不顧自己60+“高齡”,頂著40度高溫,天天早出晚歸、爬山涉水、上天入地,任憑搖滾拖拉機崩壞五臟六腑,依舊精神百倍談笑風生。從向往已久的終南山,到完全陌生的青年藝術社區,他保持著孩童般的好奇心,不放過任何一個了解未知積累感受的機會,時刻惦記著這趟旅程布置的創作任務。無論節目組的安排是否妥帖,沒有半句怨言,越顛沛越帶勁,認真游戲盡顯天真本色。很難想象當初那個寫出《懸棺》《槍手》《玻璃工廠》的大詩人,是個十足“老頑童”“人來瘋”。

      除此之外,歐陽江河對古典的濃厚興趣和深厚研究,也讓節目組“震驚”。去過歐陽江河在北京的家,才知道他是真正的古典音樂發燒友。來到他居住的小區,到達他所在樓層,電梯門開,不用核對門牌號,迎著遠遠的《哥德堡變奏曲》而去,便是他住所。推開門便是開闊的客廳,幾千張古典音樂唱片整齊擺滿一整面墻,一套價值幾百萬的頂級白瓷色音響坐鎮于客廳正前方。對中西方音樂史中的大師佳作,歐陽江河如數家珍,他稱自己是少數“開了耳的”音樂聆聽者,腦海中的古典音樂可以自動播放幾千個小時。越過波浪起伏的音樂旋律,他能觸摸到那些音樂的顆粒和紋理。更為神秘的是,在與音樂相互交融的過程中,他還獲得了一種驚喜的超感,對于他的詩歌創作大有裨益。

      不僅如此,歐陽江河對音樂的興趣也體現在他的創作上,他的詩集里收錄了不少有關古典樂的詩作。如《女兒初學鋼琴:莫扎特彈,鐘子期聽》、《舒伯特》、《秋天:聽已故女大提琴家DU PRE演奏》、《一夜肖邦》,甚至撰寫評論《格倫·古爾德——最低限度的巴赫》來論述他對音樂的感知:他將古爾德在1955年和1981年錄制的兩個版本的《哥德堡變奏曲》進行對比,認為兩者的差異不僅是技法上的,更是觀念上的,因此對這兩個版本分別命名為“消極彈奏法”和“積極彈奏法”。

      看似嚴肅嚴謹的歐陽江河,生活中也有詩性一面,他將家中唱片隨機擺放,雖然常常因找不到想聽的唱片,不過一旦做夢或是在異鄉街頭散步時,突然記起了某張唱片的位置,便飛奔回家中,把那張“失而復得”的唱片,聽上一天一夜。這種隨性的生活態度,也只有“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的王維能與之相媲美了。

      這樣一位自帶男神光環的大詩人,自然是高強度行程+原創歌詩創作的《穿過大半個中國》的首選嘉賓,他對與音樂人合作的創作體驗充滿期待。五天的旅行中,詩人和歌手必須頂著40度高溫體驗旅程,白天或在終南山的隱夢里尋找著被熱浪蒸散的大唐滋味,或在成都的街頭聽聽說唱擺哈龍門陣,晚上要在迫在眉睫的詞曲創作壓力中完成合作。

      最具創作力音樂人:王錚亮

      提起王錚亮,人們馬上會聯想到的,是央視春晚那首紅遍大街小巷的《時間都去哪兒了》,這首歌也是馮小剛賀歲電影《私人訂制》的插曲。該曲隨后攬獲了多個音樂盛典上的年度熱歌金曲、點播冠軍獎、年度十大中文金曲大獎后,更是得到了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稱贊。可以說這首歌和王錚亮已經一起被大眾所記住。

      收獲關注的同時,王錚亮繼續在自己原創音樂道路上探索,2017年,獲“第24屆東方風云榜音樂盛典”傳媒推薦創作歌手獎。在業內,王錚亮以原創的優質和高產為眾人熟知,宋丹丹更是對他贊賞有加。王錚亮身邊的工作人員,對他在創作上的評價就兩句話:一是“他手快”;二是“他在哪都能寫”。“原創+高效+優質”,正是《穿越大半個中國》希望邀請的音樂人所具備的品質,也是王錚亮的所長,加上認同《穿過大半個中國》的節目理念,可謂一拍即合。

      王錚亮從小學習手風琴和古典樂,青年時期曾獲得過手風琴金獎,畢業后在四川音樂學院通俗音樂學院擔任老師,2007年參加《快樂男聲》獲得全國總決賽前十。雖不從事古典音樂的工作,但古典樂的一切仍影響著他的樂感和審美。王錚亮在圈內的人氣也頗高,宋丹丹從他一出道就大力推薦,更是早早預定了當他孩子的干媽;他和張靚穎合作多年,已然非常默契;他還和譚維維共同出演韓紅和田沁鑫聯袂出品的口碑音樂劇《阿爾茲記憶的愛情》,獲得跨界好評。

      如今,生活對于而立之年的王錚亮來說,行速匆匆又無可奈何,他覺得這一年過得既快又慢,快在為了事業匆匆奔波,無奈地感慨“時間都去哪兒了”;而另一方面,因為重視與孩子的朝夕相處,他清楚地記得每一個帶孩子的細節,生活的景色因此變得豐滿而緩慢。他的妻子文薇是一位小提琴家,兩人琴瑟和鳴,總能在日常的古典和流行的交融中發現新的驚喜。文薇更是盛贊他最近的旋律,是越來越動聽了。

      對于旅行,王錚亮懷著復雜的心情,他熱愛旅行,渴望從旅行中獲得新的靈感,寫出動人的旋律,為此他隨身攜帶著一塊小鍵盤,記下突如其來的旋律,不放掉任何一個可能性。但因為工作關系,他的行動軌跡常常拘于機場,酒店,演出場所這三點一線,靈魂常常跟不上腳步,旅行此刻變成了無奈的風景軸,他再也找不到小時候去九寨溝時,對著湖水唱山歌那天人合一的感覺。

      作為一個生活在都市的公眾人物,王錚亮渴望回到一個自然的環境,探尋一些陌生的領域, 尋找一個創作人需要的靈感,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給自己尋找養分。跟隨《穿過大半個中國》節目,與一位詩人同游山水,挑戰創作,讓他充滿期待。

      為了參加《穿越大半個中國》的錄制,王錚亮連夜飛到西安與大部隊會合,輾轉三種交通工具,一夜未眠,準時出現在《穿過大半個中國》錄制現場,與詩人歐陽江河雙劍合璧,開啟 “詩+歌”的人文創作之旅。

      婷婷七月激情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