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注冊

      戴錦華:年輕的中國電影人趕上了全世界夢想的黃金時代


      來源:鳳凰文化

      對于年輕一代的中國電影人來說,我覺得他們真的太幸運了,全世界愛電影的人都夢想著這樣的一個黃金時代。我們的產業規模如此迅速的擴張,而當這么大的硬件出現了的時候,我們的軟件嚴重不足,在這個時候年輕人進入電影業的那個高不可攀的門檻突然降低了。

      導語:1999年,一本名為《霧中風景》的電影批評著作出版,從第四代到第六代、從1978年到1998年,中國電影歷史上輝煌的二十年被作者真摯而華麗、專業且深刻的文字一一評述,其中“斜塔”、“斷橋”、“歷史之子”等等充滿文學性的語詞更賦予了中國電影不同群體和面相以學術定位。二十年來,這本書成為了中國當代電影批評的經典,它的作者戴錦華也吸引和引領著一代又一代年輕人愛上電影、看懂電影、思索電影。

      2016年,《霧中風景》再版。時過境遷,當年的現狀研究如今更多地衍變為文獻史料,卻也在中國電影飛速發展的大環境下獲得了一種鏡鑒的反思力量。12月5日,戴錦華攜《霧中風景》坐客鳳凰網讀書會,將昨日之思與今日之感融會貫通,分享了她更為宏觀、更為全面的新觀察。

      讀書會之前,戴錦華還接受了鳳凰文化的直播采訪,從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到拍出《歸來》《道士下山》的張藝謀、陳凱歌,從金馬獎的結果到整個華語電影生存現狀,從年輕導演的登場到中國電影的機遇,信手拈來、深入淺出,觀點令人驚喜,發問叫人深思。

      鳳凰文化特將采訪實錄整理編輯,以饗讀者,也留作資料

      (采訪:徐鵬遠。本次讀書會除鳳凰文化、鳳凰網讀書會,還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北大博雅講壇、虹膜共同主辦,京東圖書戰略合作。)

      中國電影現狀是一個有很多空洞空間的華麗巨型建筑

      鳳凰文化:這次再版的《霧中風景》中,最近的文章距離今天也已經20年了,回過頭再看,您自己有沒有哪些觀點和當初不太一樣了?甚至干脆以“今日之我”否定了“昨日之我”?

      戴錦華:我的上一書——自選集的標題叫《昨日之島》,偷用了翁貝托·埃科的書名,其實是想借用他那樣的一個空間地點形成作用,就是如果我們騎在時間分歧線上,把重心放在右腿就在今天,放在左腿就在昨天。所以對我來說,沒有那么清晰的線性關系。但好玩的是,《霧中風景》這本書的每篇文章當時都是作為現狀研究或現狀分析而寫作的,而今天大概它就類似于某種電影史資料了。

      對于當時的主要觀點,我倒還沒有很后悔,或者說覺得已然是謬誤。但是我覺得面對今天的中國電影,它的整個的文化生態都已經徹底改變了,所以可能得要讀者來決定這本書在今天對于他們的價值和意義在哪里。我自己覺得類似的方法可能已經不適宜再去面對今天的電影現實,因為整體格局的變化是如此深刻、如此廣泛。

      鳳凰文化:您在書中用了很多形象而深刻的詞匯來概括或者定義中國電影的各個部分,既具有文學性,同時又有思考性,非常形象而深刻。比如您用“斜塔”來描述第四代、用“斷橋”和“歷史之子”描述第五代、用“霧中風景”描述第六代。如果讓您再尋找或創造一個詞匯來形容今天的中國電影,您會用一個什么詞?

      戴錦華:你給我出了個好難的題,因為前面這些詞都是面對著當時的一批年輕導演和一批新作品,而今天當中國電影年產數百部,形成這么大的一個工業規模的時候,我確實很難用一個詞去概括它。

      如果說中國電影業、中國電影現狀一定要想一個詞的話,我覺得它是一個非常華麗的巨型建筑。但是如果我刻薄一點,我也可能說這個巨型建筑的很多很多空間還是空洞的,大半是空屋的狀態。并不是說我們沒有那么多的作品,或者沒有那么多的觀眾,而是說我們沒有那么多期待之中的佳作,甚至們渴望的那種過了及格線的作品也還不夠。

      華語電影必然匯聚,大陸除了資本還能有什么參與主導?

      鳳凰文化:書中有一處記錄特別有意思。1993年,《霸王別姬》摘得金棕櫚,侯孝賢對記者預言“臺灣的資金、香港的技術、大陸的導演”將造就無比輝煌的中國電影的未來。我們已經到了當初預言的那個未來,但這個配方早就失效了,而中國電影似乎還不及當年輝煌。

      戴錦華:我還非常清楚地記得侯導當時說這個話的表情和手勢。從某種意義上說,侯導是率先預言了這個今天,因為今天雖然是在大陸的資金引導之下,但三地電影人的匯聚已經完成了實現了。

      而且我也不完全同意說我們還沒有達到當時的高度,因為當中國電影這么大規模的時候,其實取決于你的目光朝哪兒看,如果你朝向影院熱映片,可能就是無法回避的失望,有時甚至是憤怒,但是如果你看到那些在院線當中一日游甚至沒有機會進入院線的作品,如果你把那些小成本的、很多還是年輕導演處女作的作品放到一起來看的話,你會充滿希望,因為這些年輕導演的出手不凡。

      我還記得電影學院倪震教授曾經有一篇文章來研究討論第五代,他用了“起跳的高度”,就是說這一代人的起跳高度如此之高。而今天我覺得很多很多的年輕導演,他們的起跳高度也是非常高的,而且是非常多樣的,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我覺得侯導的期待已經實現。但是問題是,當大陸資金主導了這個格局的時候,我們要討論的是除了資本的力量,我們可能真正參與主導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百年中國電影當中最輝煌的一些東西怎么能夠真正成為一種共享和指導的力量,我覺得這才是問題。

      鳳凰文化:第53屆金馬獎剛剛頒發,最重要的四大獎項都給了大陸電影。您覺得這樣的結果是更能說明臺灣電影的衰落,還是更能證明大陸電影的崛起?

      戴錦華:我大概兩個結論都會得出。其實臺灣電影工業早已經崩盤了,那是一個很久的事實了,長期以來我們所接觸到的臺灣電影90%都是輔導金電影,就是它是在政府的文化扶植之下出現的電影,而不是在電影工業內部運行的電影,當然其中有很多的佳作。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已經沒有一個對應的工業基礎來討論這個對比。

      同時我們必須說,在如此眾多的人口基數之上形成的大陸電影,也在如此巨大的電影業之上形成的優秀作品,去和臺灣電影、香港電影來進行一個對決,大概本身就不公平。所以它當然在某種程度上驗證了大陸藝術電影的高度,但是我覺得這并不是一個在比拼中勝出的這么一個簡單的東西。也比如說去年的臺灣電影當中的杰作或者佳作就如此之多,除了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之外,我也非常非常喜歡《醉·生夢死》,且不說還有另外一些相對小成本的、沒有那么大制作的影片。

      所以整個華語電影的匯聚是一個必然,以后很難用單純的地域來劃分,比如侯導當然毫無疑問的為他的電影署名,但是我們也知道背后也有銀都機構的背景支持,也有大陸影人的加盟。所以我真的比較希望侯導當年預言的那個東西與藝術的成就更快的實現。

      我支持“潘金蓮”,馮氏賀歲片連接了30年代中國電影血脈

      鳳凰文化:這一次金馬獎的最佳導演給了馮小剛,而且明顯能夠感覺到,他比去年得到最佳男主角時要高興得多。但是有一點遺憾的是,您這本書當中其實寫到馮小剛的篇幅不多。那這一次馮小剛拿最佳導演是憑借《我不是潘金蓮》,這部片子現在還在院線上映,我不知道您怎么評價這部片子?而且我想稍微敏感一點的電影觀眾都能夠感覺到,大概是從《集結號》開始,馮小剛這位曾經市場化商業化的賀歲片導演,似乎非常明確地在保留商業性質的同時瞄準藝術電影獎項而拍片。我不知道,您怎么看他這幾年走出賀歲片模式的創作?

      戴錦華:《我不是潘金蓮》我回去再看看。

      鳳凰文化:您現在看過幾遍了?

      戴錦華:剛看過一遍,所以我才說我通常這時候是不發言的,覺得自己還不是很有把握發言。我覺得是一部非常有趣而且成功的作品,因為它包括形式的探索,以及長期以來我認為的馮小剛的長項——他不是關注底層,而是他和普通人尋常事之間有一種通感、有一種生命節奏上的共振。這部電影,當然也憑借劉震云的作品,這個東西再次涌現,而且這兩個東西相對來說選取了一個奇特的結構。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它毫無疑問是我會支持的一個電影,或者我喜愛的一個電影。

      我自己認為,稍稍了解馮小剛的人都會知道,他有深刻地對電影藝術的愛,也有對藝術電影的夢。從他當年還是做編劇和做電視劇的時候開始,這種情感之強烈就始終存在,只不過他一直被壓抑著。并不是以《集結號》為明確的轉折點,《一聲嘆息》的時候我覺得他已經是希望自己有個藝術轉型。但是我自己到現在為止仍然認為,比如說《集結號》連同之后這些作品,其實是一種成功的主流商業樣式。主流商業樣式并不只是類型,也不只是奇觀,并不只是打打殺殺的,它應該是一種完美的、感人的、流暢的敘事形態。所以在我看來那些作品更重要的意義在于它們才應該是主流,就像好萊塢電影當中類型片引人注目,其實情節劇才是好萊塢電影工業的一個支柱,而我們缺少這種東西。我只覺得這一部《我不是潘金蓮》才是馮小剛明確地要把它做成他心目中的藝術電影,或者去觸摸他的電影藝術。

      我并不覺得《我不是潘金蓮》是一部為電影節拍的電影,因為我覺得馮小剛一直有一種中國很多導演缺少的市場敏感,他看到了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成熟,中國市場在分層,就像今年北京電影節,塔可夫斯基瞬間售罄,表明了這部分觀眾浮出水面。所以馮小剛很敏感地意識到,這種行為已經不單純是獲獎,它同時可以成為成功的市場行為。

      而且到現在為止我也不認為馮小剛的賀歲片是庸俗的市場作品,我覺得馮小剛賀歲片時期應該是馮小剛電影的黃金時代,至少是黃金時代之一。因為在那些電影當中好像真的把血脈接到了30年代中國電影之上,那種小人物的都市喜劇,那種現實的苦和現實的心酸與會觸動你的溫情結合。那是一個非常寶貴的事情,中國電影導演少有實現這個的,我始終在期望有更多類似的電影,不一定作為賀歲片。

      馮小剛始終保持認真,張藝謀陳凱歌缺少了曾經的執著

      鳳凰文化:感覺您對馮導的評價還是非常正面的,相比之下好像對和他年齡上的同一代人——真正的第五代——就沒有么好了。代表人物像張藝謀、陳凱歌,當他們的《歸來》、《道士下山》出來之后,您也接受過一些采訪,對他們的電影發表過一些看法。您這本書中,其實大量的篇幅在談論第五代,而且確實到今天為止,中國電影觀眾最熟悉的可能還是第五代的這一兩個人。他們當年代表中國電影達到了一個高度,又在進入新千年之后引領了中國商業大片的趨勢,從藝術電影到商業大片,他們好像轉換得很順利,而到了《歸來》、《道士下山》,似乎比起剛剛轉向商業電影的時候,如今的第五代更令人失望,也更讓人想不明白。我不知道您看明白了沒有?

      戴錦華:沒什么看不明白的吧,你這個基本屬于裝傻。對,如果你做這種評價的話,我確實可能對《歸來》或者《道士下山》太嚴厲太刻薄了,當然這里面包含標題黨的問題、包含媒體陷阱的問題,我也是受害者。

      可是我覺得大概是這么幾個因素吧。一個因素是我對張藝謀、陳凱歌曾經抱以更深的認同,甚至某種意義上覺得是一種精神上的盟友或者戰友,應該說對他們始終保持著某種情感的熱度和期待,所以看到他們這樣的作品時那種失望如此之深,也許他們作品本身沒有那么差。

      對這兩個影片,其實我有個共同的批評,而且這個批評是和我肯定馮小剛很多作品的標準一以貫之的。這兩部電影我最大的不滿都是不認真,好像他們缺少了當年他們拍攝最早的作品,甚至包括開始商業轉型時的那種較真、那種執著。所以我對《歸來》最大的不滿是在于當核心情節沒有建立起一個通順的、有說服力的邏輯時,電影已經投拍并且完成;《道士下山》追求各種各樣的奇觀和打斗場面,甚至不管基本的情感邏輯和劇情邏輯的連貫。我覺得這么做構成了對他們本人和他們的電影藝術的侮辱,他們侮辱了他們自己,當然某種時候他們也侮辱了觀眾。這造成了我的憤怒。

      迄今為止,馮小剛有的作品我喜歡,有的作品我不喜歡,但是我覺得他對于整個的創作過程和制作過程的認真是始終保持的。我經常說如果對《集結號》做文化分析是非常好玩的,因為它是完成了一個不同的戰爭和不同的戰爭表現之間的偷換——美式武器和三八大蓋之間的偷換,甚至是二戰之后的美式武器才可能造成那種敘事節奏和身體語言。可是馮小剛會非常認真地在第一幅畫面出現的時候,就讓觀眾看到不同的武器,然后他會在劇情當中設置一個情節轉折,比如指導員被害,然后要殺戰俘、搶戰俘,給解放軍戰士的美式裝備提供了前提,也使劇情向后面發展。你看得到那種投入和用心,盡管這樣的歷史敘述方法我未必認同,但是我不得不說它是在用電影畫面說服大家,使這個故事變得可信。

      那么相對來說,至少已經是我們中國電影的大師、中國電影的領軍人物,我對于他們在創造上的不認真的憤怒,大于藝術評價或者文化討論的評價。

      年輕一代的中國電影人趕上了黃金時代

      鳳凰文化:近幾年,中國電影涌現出了一些年輕導演個性鮮明的作品,一方面為中國電影提供了新鮮的、多樣化的文本,另一方面很多作品在國外亮相、獲獎,某種程度也在改變著張藝謀、陳凱歌、賈樟柯他們在海外影展所樹立了某種中國電影形象。一個是,您覺得現在的中國電影在海外是一個怎樣的形象?另一個是,這些年輕導演,不再形成像第五代第六代那樣的代際和集體特征,但個體化并不一定利于他們的立足和發展,您對他們的未來有著怎樣的看法,對于中國電影新的格局又有怎樣的估計?

      戴錦華:你問了好多個問題,我試一試分開回答。

      我覺得大概今天中國電影已經不再承擔著向世界傳播中國形象的責任了,因為中國游客接替了,從發達國家到第三世界,全世界所有著名的景點、著名的城市,如果聽不到普通話,你會覺得是一個很奇特的經驗。闊綽的游客,有時候不夠文明的游客,更多時候堵在各種頂尖級奢華消費品專賣店門口的游客,他們構成了最外在的中國形象。所以只有通過中國電影才了解中國的時代已經過去。

      而中國電影,我覺得整體來說是一個健康的狀態。人們不會因為它是中國電影而授獎或不授獎,而且人們也沒有再繼續期待著某一種中國電影,比如說鄉土中國,因為我們看到了《白日焰火》的獲獎。《白日焰火》在獲獎的同時也創造了國內票房過億。這本身都告訴我們,國內和國外的整體格局伴隨著中國崛起都被改變了。

      可是我覺得現在中國電影可能又承擔起了讓人們去了解中國的責任,因為要讓世界看到購買頂尖級奢華品牌之外的中國人和中國生活。

      第二個問題,電影人以代際的方式出現本身是非常歷史性的,大概就是在八九十年代,因為整個二十世紀中國的政治歷史太特殊,真正是金戈鐵馬、血雨腥風的,始終處在一個摧毀重建、重建摧毀的過程當中,所以它使得不同的年代出生的人的生命經驗、知識結構、情感結構非常不同,這才形成鮮明的代際。我曾經希望第六代不是一代人,我希望他們是不同的一群年輕的藝術家,但事實證明他們確實是一代人,因為他們經歷了八九十年代之交的中國社會巨變的深刻烙印,所以代際是中國某一個時代的特殊現象。而我確實曾經期待著,伴隨中國電影工業這么大的規模,能有中國電影新浪潮,這個強調的就不光是一代人集體出場,而是強調一代或者幾代人共同在某一個時刻以他們的作品對電影美學提供某種改變或者貢獻。而這樣一種情形,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生,可是不意味著它一定不會出現。

      對于年輕一代的中國電影人來說,我覺得他們真的太幸運了,全世界愛電影的人都夢想著這樣的一個黃金時代。我們的產業規模如此迅速的擴張,而當這么大的硬件出現了的時候,我們的軟件嚴重不足,在這個時候年輕人進入電影業的那個高不可攀的門檻突然降低了。今年是電影的小年,可是我覺得今年又是非常好的一年,因為藝術電影的觀眾浮出水面,我們的小成本影片、大量獨立制作的電影獲得龍標然后進入院線。盡管仍有排片公與不公的討論,但畢竟進入了院線,就像比如《心迷宮》導演所說,這么少的排片對他們來說已經完成了資本的回收,甚至略有盈余,可以啟動下一部電影了。

      我一直強調年輕人的處女作和藝術電影,是電影工業的實驗室和發動機。中國電影的發動機啟動起來了,所以我覺得我也沒有什么好抱怨的了,珍惜這個黃金時代,而且去創造中國電影的可能。在我一生當中,很多我覺得可望而不可及甚至不敢去向往的東西現在已經實現了。沒有錢是不能的,但錢不是萬能的,對于電影來說也如此,當我們現在開始有一定的資金,而且有市場有機會的情況下,盡管有種種困難,但是太多的可能性是可以被把握的。

      《霧中風景:中國電影文化1978-1998》,戴錦華 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6年11月

      [責任編輯:徐鵬遠 PN071]

      責任編輯:徐鵬遠 PN071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文化官方微信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婷婷七月激情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