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olsh"><rt id="dolsh"><big id="dolsh"></big></rt></var>
  • <acronym id="dolsh"><form id="dolsh"></form></acronym>
  • <code id="dolsh"></code>
    <label id="dolsh"></label>
      <dl id="dolsh"></dl>

    1. <label id="dolsh"></label>
      注冊

      《我們這個時代的怕和愛》:為時代把脈


      來源:鳳凰網文化

      鳳凰文化名人訪談集結成書,攜手陳丹青、野夫、齊邦媛、蔣方舟等各界文化精英集體發聲。既有對歷史史料的還原,又有對社會改革的冷峻思辨;既有對時代發展的急切呼喊,又有對當下急劇發展的憂慮和擔心。他們以睿智的文字為時代把脈,用尖銳的思想為中國吶喊!

      鳳凰文化名人訪談集結成書

      浮躁時代下,我們的靈魂何處安放?

      鳳凰網文化頻道,攜手陳丹青、野夫、齊邦媛、蔣方舟等各界文化精英集體發聲。

      從“五四”到當今,從大陸到兩岸三地,從農村到城市,從中國到世界。一群“大時代”的親歷者,用他們的冷暖人生,觀察和思考中國的未來。

      有人質疑,有人妥協,但總有那么一群人掙扎出來,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克服”時代,又回應時代。

      既有對歷史史料的還原,又有對社會改革的冷峻思辨;既有對時代發展的急切呼喊,又有對當下急劇發展的憂慮和擔心。他們以睿智的文字為時代把脈,用尖銳的思想為中國吶喊!

      如果本書能喚起你一點想象世界和他人的能力,讓你知道還有人這樣思索時代、審視時代,進而生出些悲憫心、反省心、進取心,便是我們的幸運。

       

      新書序言

      奧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序言中寫道,“半個世紀以內所發生的急劇變遷,大大超過平常十代人的時間內所發生的變化。”經歷了“一戰”和“二戰”的一代文豪,終于無法承受戰前“歐洲文化之花”被無情摧毀的事實,于1941年在異鄉巴西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朋友阿福的父親老黃,山東人,1968年響應毛主席“三線建設”偉大號召,隨組織來到貴州深山老林開辦煤礦。老黃還記得,那時的貴州確實沒有驢,但能聽到狼嚎。在那里,老黃遇到了同是從北方南下的阿福母親,生下了阿福兄弟。他們在這里出生、成長、讀書,直至長大成人,再次“逃回”大城市。老黃有時感慨自己是經歷過“大時代”的人:國共內戰、新中國成立、“三年大饑荒”、“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三線建設、改革開放……六十多年,就這么過去了。

      最近流行一句話:“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據說這是當下世界最為正確的人生觀。老黃的人生軌跡,既不算美好,也未必正確。然而,那是他命定的時代。

      這兩位毫無關聯的人物,在生命軌跡上都被深深印刻了“時代”的痕跡。和平繁榮年代的年輕人,大概再也無法理解什么是深切的“時代感”。我們如今確乎已經進入了“美麗新世界”。埃德加·莫蘭在《時代精神》一書中指出,消費時代大眾文化的主題便是“投入世界的當前生活中”、保持一個“總是新鮮的現在”。如今,時代新鮮得我們喘不過氣來。收入多了,享受多了,選擇多了,個人意識覺醒,個人價值明確,個人前途無限——一個遍布黃金的“小時代”鋪展在我們眼前。

      然而當我們談論“時代”的時候,我總是想到顧長衛導演曾經棄用的一個片名——“魔術時代”。這四個字精準地概括了我們所處這個時代的種種,以致于在午夜夢回時都不由得生出些生之無奈的荒謬感。前所未有的城鄉、代際、階層、人群分化,前所未有的社會矛盾和巨大落差,將“中國”塑造成一個巨大的共同體,又切割成無數個碎片。時代,一邊裹挾著你加入共同體,親耳聆聽這交響合奏,一邊又將你困在碎片中,隔絕于時代之外。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又何嘗不是“大時代”的親歷者。

      在這個巨大的肌體內部,我卻知道還有一個沒有被完整表達的世界。于阿福而言,世界是1970年代末降生于斯的貴州煤礦,是隨“三線建設”而來的大批礦工和他們的家屬,是因為輟學離家出走而永不知所蹤的礦山少年,是小鎮深夜死于他殺的小賣部老板娘,是終年在煤礦井下匍匐的同班同學,是樓上每個周末為鄰居做大碴子粥的東北老鄉,是初中畢業后便走上不同命運軌跡的同桌,是把青春歲月永遠埋葬在深山老林里的老黃一家……

      如果我不說,你就不知道這些事情。如同我亦不一定知道更多的角落,和那些無力的掙扎。我們在同一個世界上,同一個時代里,卻對彼此的世界一無所知。我與你看似相連,其實是彼此隔絕的。

      “文化”之所以超越世俗,在于它包含了了解“月之暗面”的能力。文學或曰文化的力量,就在于這時代復調式的激蕩樂章,能夠誘惑著探索者一遍又一遍地探尋著它的本質所在。作家寫不出好作品,導演拍不出好電影,責怪審查制度聽起來怎么都像是找借口。這個時代的魔幻程度早已成為文學影視不能承受之重。我們不缺少時代的景觀,卻缺少反思與超越進而轉化的能力。

      關于“世界”和時代,早已有不少著名的闡釋與追問。林則徐在洋槍洋炮的進逼之下被迫“睜眼看世界”;茨威格為追緬一戰前尚未被摧毀的歐洲文明而寫下“昨日的世界”;赫胥黎則為人類預測出似乎已近在眼前的“美麗新世界”;中國古人知“天地”而未必知“世界”,當感嘆人生多艱、生活無奈之時,也難免“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所幸在當下,已有一些有識之士開始對時代進行審視與反思,并屢屢發出“警世通言”。就像本書中,野夫說“偉大的作家無法不書寫黑暗”,陳丹青毫不客氣地批評“中國人還沒醒來”,蘇童懷疑“我們仍然在人性的黑洞里探索”。言雖逆耳卻錚錚。

      本書所精選的,是鳳凰網文化頻道《年代訪》欄目的名家訪談。“這時代”毋寧說是“我時代”,他們的人生選擇如此不同,但又彼此互為參照。與他們對話的記者、編輯,也都是“80后”和“90后”,在彼此“陌生化”的碰撞中,或許可以一窺時代的真實樣貌。

      文學、文藝或許無用。我愿意把時代與文藝比作鋼筋與花朵的關系,如果本書能喚起你一點想象世界和他人的能力,讓你知道還有人這樣記錄時代、思索時代,進而生出些“想與這個世界談談”的心思,便是我們的幸運。

      莎士比亞說,我們命該遇到這樣的時代。從事這樣的行業,出這樣的書,也是命該如此。

      全書目錄:

      第一部分:這個世界還好嗎

      陳丹青:中國人太能干反而該少做事

      傅佩榮:我們為什么要活著

      麥家:國家是個人命運的一部分

      楊麗萍:現代人不清楚自己的文化屬性

      第二部分:“黃金時代”的黑洞

      野夫:偉大的作家無法不書寫黑暗

      齊邦媛:文學不能重建城邦,但能安慰人

      蘇童:我們仍然在人性的黑洞里探索

      馬原:諾貝爾文學獎早已不了解世界

      第三部分:柔軟讓你傾聽整個世界

      嚴歌苓:每個作家都要有同情的耳朵

      池莉:我天生就是“雌雄同體”的作家

      翟永明:詩歌在世俗層面完全沒用

      蔣方舟:我不是女性知識分子

      第四部分:在身體和心靈的孤島上

      阿來:西藏變成了外來者的形容詞

      梁鴻:農民在城里找不到歸屬感

      張大春:眷村已成為政治符號,不值得緬懷

      廖信忠:臺灣人沒有優越感

      第五部分:一顆不肯媚俗的心

      白先勇:我是個作家,迫不得已救昆曲

      孟京輝:中國戲劇缺少胡玩胡鬧的胸懷

      姚謙:唱片死了,音樂還活著

      陳坤:我不愿享受被人談論的娛樂價值

      [責任編輯:徐鵬遠]

      鳳凰文化官方微信

      0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婷婷七月激情撸